相信上了年纪的大家都对Nokia5310这个型号不陌生。是的,经调查,大院成员少年时人均拥有率达到百分之二十的,就是这个型号的初版。  每一次诺基亚出新的键盘机,很多人就会惊呼:啊,诺基亚怎么还没死?啊,诺基亚怎么还在出键盘机?啊,现在还有谁在买键盘机啊?  在大学的时候,我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但是观察学霸的行动这些令自己安心的表面功课还是会稍微做一做的。  当时我们班上学习最好的姑娘,把自己的智能机扔在了抽屉底,上课一般带一部天蓝色的诺基亚105加一部因为开小差会很明显所以只能用来记笔记的iPad。  当时我看着那台出尘的诺基亚,觉得那仿佛就是自制力的实体化,只能羞愧地把自己那台骚紫色的大法T2藏到包里。  顺带一提,那台被偷了两回的T2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台智能机,在此之前,我手里的是一台还打着Anycall标志的三星天翼合作款键盘机,日常死皮赖脸玩朋友的HTC。  而更早之前的初中,我需要把自己那台除了玩俄罗斯方块还挺顺手之外毫无优点的黑白小灵通(背光是橙色的,现在想起来还挺好看)藏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去蹭别人的华强北iPhone3GS。  旧版本的黑莓,就号称考研人群戒网神器,可以让你与互联网彻底划清关系,同时保留关键时刻绝对找得到你的功能。  黑莓独有的端对端pushmail通讯功能曾经让它在世纪初多次美国重大灾情的时候承担起了紧急通讯的任务,但是系统的封闭性又对开发者非常不友好,最终只剩下对考研人群十分有用的功能:查字典,以及极其不好用的QQ和微信。  老人家使用键盘机的需求都比较好懂:要大。字大,键盘大,电池大,声音大,最好能兼做台式收音机和广场舞大音响,个把月不断电。  在功能机占有率依然有两位数的日本,翻盖和直板功能机可以说还是不少上了年纪的人的刚需,几家本土手机大厂就属于真正在折叠功能机产品线上面走到黑的代表。  日本人,特别是老人对翻盖手机是有感情的。翻折时候的那一声咔啦,手机上的那一串巨大无比的挂饰,面对面用红外线传输功能分享邮件地址的习惯,和“与折叠伞等一脉相承的‘折叠文化’”,都让日本在智能手机接受率提升的路上走得很艰难。  在不同的国家,依然使用按键功能机的理由也不尽相同,比如在印度,卖得最好的JioPhone,第一代的机型就是一台半智能按键机,而它成功的原因只有一个:便宜。  对于砖头都能卖出价的Supreme来说,整这么一款神秘的3G信号16G超大内存按键机也应该不算什么迷惑操作——看哪,是超大LOGO!比起印有Supreme的手机壳来说,当然是直接有LOGO的手机背板比较硬核。  你就会意识到,这就是8848系动物皮贵金属蓝宝石屏幕手机的鼻祖,以做陀飞轮机械手表的精神去细抠电路板上的每一粒零件和外壳真皮上的每一点瑕疵。  每一个来势汹汹的贵牌后面总有一家你熟知的巨擘,威图手机在1998年创立的时候,归属于诺基亚,以不计成本为中心思想,把人家做劳斯莱斯的老师傅统统请过来,花两三年做一台手机,卖十几万。  同样主打固定客户群的还有能生产安卓最高端旗舰的三星,在2014年的时候出过一款型号为W2014的内外屏翻盖键盘机,售价一万。  虽然系统和处理器都是同期顶配,但是两个800×480像素的英寸屏幕,真的不能变成一块同期的1920×1080的英寸大屏。  这并不影响以技术大过天、使用感受无所谓为生产宗旨的日本手机界。在2018下半年,京瓷就联合无印良品的设计师深泽直人设计出了INFOBAR的最新15周年版,系统为安卓,整整落后了4年。  就算在苹果通过软银大举进军日本、从而打开了外国手机品牌在日本市场销路的这十二年里,以夏普、京瓷为代表的日本本土手机依然在折叠机和直板按键机的生产设计上非常坚挺,在应用安卓系统的时候,就算放弃大屏和触摸功能,也要保留实体按键。  功能机的时代,做手机有一个默认的方向:小。在大哥大时代后期,便携是重点,集成度越高,手机越小,就是高科技的代表。  日本设计师吉冈德仁给IIDA设计的一款手机可以说是功能机颜值的巅峰之一,不是那种跑车手机一样的神奇拟物方向,而是这样:  屏幕成为了重点之后手机又开始越做越大,在四五年前,三星还曾经出过像GalaxyTab那种7英寸的巨大手机,特别显脸小。  现在已经没有人做这么大的手机了,而随着屏幕的扩大化,开始有人怀念小屏手机,虽然现在的主流的手机屏幕尺寸已经是六字头,但是像我这种手小用户,还是很怀念五字头手机的掌控感。  当年的手机挂机精神复兴的代表,就是各种各样的手机壳。大家其实并不怎么在意设计师呕心沥血给你减薄的那一两毫米机身,反正都是要装壳里去的,壳好不好看,很多时候是重点。  而在玻璃的背板材质配广泛应用之后,厂商们似乎也认识到了背板的漂亮程度也是影响购买决策的因素之一,各种幻彩渐变光效和漂亮的名头层出不穷,虽然还是非常脆皮,但还是让人每天都要把尽心挑选的超薄超透手机壳卸下来,观赏一下毫无遮挡的背板设计。  折叠的风潮也在回归,前有三星Fold系列和ZFlip折叠屏,虽然都有较为高风险的翻车系数,而且和功能机时代的折叠机宣传点有异曲同工之妙:小巧,便携,开合声音清脆。  如果说功能机过渡到智能机的时代是由小重新变大,那么折叠机的出现,可能又会把手机这种终端重新变小,也没有人能够断言实体键盘以后就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手机上。  当智能机世代老去之后,更老的键盘机估计就会变成那块重达一吨而存量只有5M的IBM硬盘,成为感叹旧时代科技笨重的代名词。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电玩游艺app